是你吗?在我心头荡漾。
——韶华惜时

高中报名就累死累活的。。。。。天呐!!

[瑞嘉]light

七夕了
甜甜蜜蜜过不好吗?

[晚上好。]
白光亮起,少年的手将身上衣物尽数扒完,开启花洒的热水便开始洗澡。
随后,黄光照下。
[格瑞!]
少年慢下速度,开始玩起手机上未关掉的游戏,浴室间只有亮堂的光和时不时传出的游戏打斗声。
[晚好,嘉德罗斯,你似乎很兴奋。]
冷静沉稳的男声介于青少年和成年人之间,听着很舒服,声音主人叫格瑞。
嘉德罗斯不禁红了脸,黄光似乎更灼热了——
[当然,因为我将被再次装饰!格瑞,我为此感到兴奋。]
是吗?
格瑞陷入沉默,像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因为话题被断而默言。
少年已经在金色的头发上抹了洗发露,乱七八糟的揉了一两下,看起来就像顶着大雪。少年洗尽泡沫,冲净身体后穿好新衣服就出去了。
“啪嗒”
相邻的...

几乎都是fate系列的hhh

【献给吾王嘉德罗斯】MORNING

  星星高挂天空,圣空独有的两轮圆月在一众群星中散发柔润温和的光芒。
  他将来一定是一位强大的王,金发恰似随波逐流,据说他的眼睛是象征雍容华贵的烫金。
  ——我多么期待他醒来的那一刻,哪怕我无法抬头仰望那一抹耀眼光芒……
  前辈提醒我现在应该做好迎接新任王位继承者的诞生——也许不够明确,但那位王早已安排还未出世的他在历练后接任王位。
  我无法控制心中涌起的波澜,但事实上我并未参与“造神计划”。
  ——他是我的王,亦是带领我们走向制高点的“神”!
  三年一期的凹凸大赛即将来临,王的历练必不可少。
  他是第一也只会是第一,他会用满是傲气的眸子乜视有意思的玩物,原力武器被他用得所向披靡,人们只能祈求...

成濑
nqrse
唱歌超好听,可攻的rap,可受的sing

小雨

你有见过路灯下的小雨吗?

闪闪发光,又遥远无比。

透过视网膜,以三维立体的视角观看,由风阻而变成无规则的雨水珠。

一点一点,像破碎的金刚石,又像细小的玻璃渣。

我们自残的去欣赏它,任由它钻入头顶、臂膀、眼睛、脸颊……

幻想与它共舞,在风中跳着华尔兹。

哪怕身上是吸水后紧贴皮肤的蓝色校服。

尝试一下吧,小雨滴在闭合的眼睑上,黑色丝线连接着清水,酸度为5.65的无根之水温柔又残忍的冲刷着整张脸。

抬起手仔细观察,发现中指和小指的凸起,畸形而恶心。

手上是多年拿笔的痕迹。

[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]——中岛美嘉
现场的气氛很浓重,撕心裂肺的她是最耀眼的。
她被诊出患有耳管开放症,唱歌时外界的声音像是被隔绝,而自己的声音却会放大(并不是因为固体和气体的传播不同)。
我不曾fan过她,只是因为在私人fm里被推荐,不喜欢live的我也被她的情绪感染。
[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,
誕生日に杏の花が咲いたから,
その木漏れ日でうたた寝したら,
虫の死骸と土になれるかな,
薄荷飴 漁港の灯台,
錆びたアーチ橋 捨てた自転車,
木造の駅のストーブの前で,
どこにも旅立てない心,
今日はまるで昨日みたいだ,
明日を変えるなら今日を変えなきゃ,
分かってる 分かってる けれど,
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,
心が空っ...

[出胜]练字

练字不是很容易就能练好的。

需要你不停挥手在泛黄的纸张上写下笔画,不用工整如一,但一定要韵味无穷。

写下的字就像对某人的思念。

晶莹剔透的水滴砸在他脸上,红色被晕染开,紧闭的眼睛再也没有像红宝石一般闪耀,被血染红的头发也看不出以前的金色。

粗糙的满是伤疤的手用力捏紧手中的钢笔,那是他给他的,在那天的前一个晚上,骂骂咧咧把笔扔到他怀里,然后走进房间休息。他并不知道,头发里露出的一小点耳朵尖的红色,已经出卖了他。

那时的他笑得像个傻子。

现在的他,哭得像个孩子。

情侣公寓中,破旧的小桌子上有一张纸,黑色墨水涂满整张纸,上面有四个字。

爆豪胜己。

哦呵呵呵呵呵呵
超级ooc
希望能梦见这个场景
晚了一天的生日快乐
送给你啊
我亲爱的咔酱

瑞嘉:可望而不可及

1 / 2

© 聚苯乙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